联系我们|ENGLISH
    中国国际贸易中心展厅
还有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详细内容
飞利浦·科恩


    菲力浦·科恩:大家下午好!很高兴来到北京,谢谢各位的关注。我报告的题目是公共政策的作用,音乐传统和全球化。
 
    我主要涉及三个主题:第一,跟大家介绍一下在欧盟之创意产业发展的特征,大家都知道音乐就是文化创意产业的一部分。
 
    第二,跟大家谈一谈欧盟和中国的有关知识产权的一些项目,目的是支持版权得到更好的执行和保护。这样的合作非常好,它对于确保知识产权得到贯彻执行是有积极意义。
 
    第三,我会跟大家介绍一下现在存在着的政策机遇,就创意产业来说,大家知道很多国家都很重视发展文化创意产业,中国和很多国家都是这样的。
 
    我们还是要理解我们说的创意经济到底指的是什么?我这里有一些资料是来自中国的国家统计局和商务部的,他们过去几年都是想统计中国的创意情况,我会把它跟欧盟的情况进行比较,我在欧盟委员会做了一个项目,目的是研究欧盟文化产业发展的状况。
 
    今天早上版权局的副局长阎局长说了中国重视发展创意经济。这些数字是很重要的,你看到创意产权对经济有着重大的意义,这也就意味着它可以是推动一个国家创意产业的发展,也可以推动知识产权的继续保护。看一下欧洲的情况,他们的创意经济在现在才成为一个话题,事实上创意经济所包括的内容是非常丰富的。在欧洲,文化创意产业在以往人们可能认为它是一个很狭窄的领域,但实际上它很宽泛,它不像制船或者制汽车一样,它离不开知识产权的支持和帮助。
 
    欧盟有一个知识产权二期,是欧盟和中国的商务部之间共同主办的。有一个项目官员也来到了今天的会议当中,这个项目最主要的目的是帮助中国更好融入中国世界贸易的体系,同时也意味着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的法规和监管应该跟国际接轨,中国、欧盟知识产权项目是非常重要。它包括商标的内容、专利的内容和版权的内容,以前是侧重于前两个,但现在跟更加重视版权和音乐创意的支持,我们从公共政策的角度进一步加以分析。
 
    类似的中国、欧盟之间合作的项目是否真的能够帮助业界建立一个有意义的平台呢?很显然,中国、欧盟的IPR二期项目目标,我们这里的版权是非常重要,能够推动社会的创造和创新,能够使投资的回报实现最大化。知识产权它其实有利于促进交易,也就是能够在不同的角色之间促进交易。为此要有很好的知识产权的法律和它的执行。对企业来说尤其是国际层次上的企业,它需要有刺激的机制,这样才会愿意创造,去交叉许可自己的创造成果,否则知识产权不见得为一个国家本地的行业或者国际的行业带来实在的好处。为此我还想说的,知识产权也是一种商业发展的战略,不仅对于富国而言是这样的,对发展中国家也是一个很好的战略。

    在欧洲我想大家就更知道了,我们已经把文化创意当做一个产业来做,音乐产业的平台是什么意思呢?要对监管的环境提供信息,有助于揭开有关欧洲和中国这些国家监管和法律框架的迷雾。我知道在北京、上海、深圳,还有中国其它的城市,已经是略见创意产业的雏形。在欧洲也是有很多城市,像阿姆斯特丹,汉堡、巴黎它们都是靠音乐或者创意产业为主打的,这些产业在一个地方发展起来就会对知识产权制度产生很好的推动作用,此外中国也有音乐节类的活动,这也是很好的平台,它可以促进中国音乐在欧洲的普及,至少能够让欧洲人认识到中国有着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和遗产,这也是双向的。   

    在商业的角度,也应该促成和中国的文化创意企业进行合作,尤其小型的企业,有些小型的企业有创意,相对缺乏资源,无法拓宽海外的市场。此外我们也要促进相关的行业人士或者代理机构进行很好的合作,大家知道没有知识产权就没有人才,没有人才就不能进行音乐的交流和普及。出版这个行业也是,现在最热的就是电子的出版、电子的发行方式,我觉得这里面应该有一些政策,政策应该发挥作用,尤其是有助于中小型企业在数字发行时代的发展,让它们走向知识产权创业的道路。比如在中国可以帮助你们建立这样的产业,在欧洲也应该强调这一点。
 
    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人们要有创业的精神,但是这也意味着一个国家要有知识产权交易的基础,这样才能为刚崭露头角的创意经济铺平一条道路,而且有更多的对外交易。大家知道音乐是朴实的一种语言,但是音乐不见得是那么容易就传播开的,公共政策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鼓励音乐更广范围的流通和传播,市场经济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但是市场经济离不开的刺激或者激励。
 
    光是把中国的艺术推到政策上,这在商业来说是赚不到什么钱的,为此就公共政策来说,应该有政策方面有所支持,从而鼓励各个国家的人才可以相互交流。我刚才讲的都是政策方面应该做的事情,政策方面应该采取上来行动。这方面我们大有可作为,要做的事情很多。今天的论坛是由中国的国家版权局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联合主办的,我感觉是音乐和创意经济的内容会更丰富一些。中国的国家总理温家宝三周前在布鲁塞尔访问,他参加年度的中欧文化对话,他宣布在2011年会是中欧文化创意产业年。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创意经济确实已经更上一层楼,已经更加引起了政府的重视和关注。

    另一方面,欧洲这么多的成员国在过去的五年、十年就已经在发展自己的创意经济,他们也推动了自己的创意机制和措施。其实各个国家的日程或者说目的还是有很多共同之处,跟中国也有很多的共同之处。我想强调的是国际关系当中文化的内容其实是很丰富的,中欧应该有共同政策的目标,我们都签署了维也纳公约,涉及到了文化的多样性,我们要保护文化的多样性,让它继续存在下去。中国和欧洲也都认识到,跟其它贸易产品比起来,文化产品有它的独特性。
 
    中国也好,还是欧洲都有很多的经验,比如欧洲在文化制定方面对中国有所帮助,这样把公众的支持和市场机制结合起来,能够促进创造,能够促进创业。与此同时,又依赖于基本的市场和商业的力量运作。我们中国和欧洲都希望避免文化冲击,文化冲击扼杀了本地的文化,这不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我们希望把主流的文化体现在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政策上。同时中国和欧洲还面临着同样的挑战,在中国和欧洲一样,在执行知识产权的制度方面有很多的挑战,在中国可能还缺乏相应的权力管理方面的基础设施或者基本的制度没有完全建立起来,或者能力建设可以进一步加强。中国或欧洲在贸易方面,在政治交流方面,都很强调文化的多样性,我相信这方面的政治机遇是非常多的,明年是中欧的创意产业年,2012年又是中国和欧洲的跨文化对话年。

    这是我们科恩律师事务所的名字,我们主要关注的就是文化创意产业,我们也为欧盟在创意产业政策方面提供很多建议,也帮助很多其他政府提供这方面的建议,我们更多的目标是保护多样性,保护遗产。对于文化而言有不同的观点,现在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全球化对文化的多样性造成冲击,甚至对社会的凝聚力都造成冲击的,在这方面公共政策就要发挥作用,发挥保持多样性的责任。同样本着多元性,多样性的精神,我最后引用一句话,他的意思是说通过音乐、通过声音、通过庆祝的方式,你就更能了解一个社会的本质,光看一些数据其实无法了解社会的本质。我以此作为我讲话的结束语,谢谢各位。

关 闭
关 闭